Linux
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许沉欢靳司晨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许沉欢靳司晨小说放过爱情放过你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8/1/13 11:21:27

许沉欢靳司晨小说叫做《放过爱情放过你》,作者:雨薇,在这里提供许沉欢靳司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她知道她该去哪儿了,她要去找靳司晨,她不能让他被那个女人蒙蔽欺骗,那是个坏女人,是杀人凶手。她没命的跑着,根本看不见什么红绿灯,人行道。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找靳司晨,找靳司晨。

精选章节:

许沉欢以为自已会就这样死在这里了,可是没想到他们把她从那个小房间里放了出来。

有医生给她看诊,医生问了她很多莫名其妙的问题。

她很兴奋,很紧张的,一遍又一遍的,歇斯底里的告诉医生,她没有疯,她不是疯子,可是医生只是摇头笑笑。

那冷漠而又嘲讽的笑让她一下子明白了,没有疯子会承认自己是疯子,她就是那个死活也不承认自己是疯子的疯子。

她苦笑,周围的人都各自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或哭或笑,或疯颠,或者像她一样冷静得像个正常人。

然而,她却并不知道顾心雅为她编织了一个巨大的网,在慢慢的向她笼罩过来。

她被护士带进了另一个房间,那个房间比原来的那个屋子大很多,有窗,有床,还有衣柜。

护士什么也没说,送她过去之后就走了,出门的时候还把门给锁上了。

她心里咯噔一下,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

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衣柜里突然冲出来三个男人,个个都穿着病号服朝她十分猥琐的奸笑着。

“你,你们是谁?”

“老婆,老婆,你终于回来了,你终于来看我了,我想死了!”

其中一个男人冲过去就把她拦腰抱了起来,直接扔在了床上,那张臭嘴巴在她脸上又亲又啃了起来。

“放开我,我不是你老婆,你认错人了,放开我!”

她拼命挣扎,拼命哭喊,“救命,来人呀,救救我!”

但是没有任何人回应她的求救,这一切都是早就安排好的,顾心雅就是想让她死,还要让她死了都无法干干净净。

“放开我,放开我!老公,老公,救我!”

许沉欢没有别的办法,她只能喊另外两个男人老公。

原来在那儿呆着傻笑的两个男人听到她喊他们老公,就好像被打了兴奋剂一样兴奋起来。

“老婆,这是我老婆,她叫我老公,她在叫我老公!”

那两个男人冲了上来,把压着她的男人拉开,狠狠的一拳打了过去。

“这是我老婆,你这个疯子。”

“她是我老婆,不准你动我老婆!”

“你说谁是疯子,你才是疯子!”

三个男人打了起来,打成一团不可开交。

许沉欢害怕极了,吓得直哆嗦。

她知道这一切都是顾心雅干的,她不能让她得逞,她不能就这样和心妍一样不明不白的就死了。

她得逃,她不能就这么死了。

救救我,靳司晨,你在哪儿,救救我,救救我!

靳司晨在哪儿?

靳司晨正在和顾心雅举行订婚仪式。

七星级酒店,请了娱乐圈的半壁江山前来祝贺,轰动整个昆市,乃至全国的朋友圈,微薄。

今天的靳司晨无比的耀眼,高冷的贵族气质,鬼斧神工的五官,足以甩娱乐圈中许多男神级人物好几十条街。

今天的顾心雅荣光万丈,美丽高雅,像云端走下来的仙子,美得让人直晃眼。

她挽着他,自信而优雅的笑着,仿佛拥了全世界一样幸福的笑着,迎接着所有人艳羡的目光。

忽然,她的小助理跟了她快五年的小助理,着急忙慌跑过来悄悄的朝她递眼色。

她便借口上厕所离开了靳司晨的身边,找了个避静的地方接了一个电话。

“顾小姐,那个女的跑了!”

“跑了?你们怎么做事的,连个女人都看不住,还不去找,无论如何不能让她再活着!要不然我们谁也不会好过!”

顾心雅气急败坏的挂了电话,转头吩咐助理说:“你快去找强哥,不管花多少钱,一定不能让那个女人活着!”

助理点了点头,匆匆离去。

顾心雅又重新回到洗手间补了个妆,脸上依旧绽放着从容淡定的笑容。

许沉欢跑了,没有人救她,能救她的只有她自己。

她砸破了窗户玻璃,刺伤了其中一个疯男人,从二楼的窗户跳了下去。

然后,她拿着尖锐的玻璃一路狂奔,满身是血,她跟疯了一样的见人就扎,没有人敢拦着她。

疯人院里一片混乱,她便趁着混乱一口气从精神病院逃了出去。

她不知道该去哪儿,穿着医院的病号服在大街上漫无目的走着,忽然在一家电器行门口看见了电视上正在直播的靳思晨和顾心雅的订婚礼,她站在哪儿呆了很久,很久。

掌心被玻璃划伤的口子鲜血直流,一滴一滴滴在地上,她却像一个失去知觉的行尸走肉一样。

“小姐,你没事吧,你受伤了,要不要帮你叫救护车?”

“啊!别碰我,别碰我!”

行人不过轻轻的碰了她一下,她就吓得疯了一样的夺路而逃。

她知道她该去哪儿了,她要去找靳司晨,她不能让他被那个女人蒙蔽欺骗,那是个坏女人,是杀人凶手。

她没命的跑着,根本看不见什么红绿灯,人行道。

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找靳司晨,找靳司晨。

终于一声急刹车的声音划破天空,她应声倒下,蓝天白云在头顶上不停的旋转,什么也听不见了,只听见血从自己身体里一阵一阵往外涌着的声音。

好冷,好冷,今天的冬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下雪了吗?

靳司晨,下雪了,你冷吗?

****

布置的如梦似幻的酒店宴会厅,那对男女相拥在众人的祝福声中切着订婚蛋糕。

女人似小鸟依人,一脸幸福满足的依偎在男人的怀里,男人笑容清浅寡淡,眼神深遂,似一眼望不到底的深海。

刀起时,男人的手机突然响起。

这种时候本不该接任何电话的,可是男人松开了女人的手去接了电话。

不过一分钟,他把电话挂了,回头望了望她的未婚妻。

顾心雅满脸堆着笑,在众人的面前表现出无限的温柔优雅。

精神病院的人打来电话说,许沉欢伤了人逃了,至今下落不明。

她的死活,他不该理会,不该在意的,尤其是在这种他人生最重要的时候。

所以,他又重新回到台上,嘴角掬着浅笑紧紧握起了她的手,在众人的欢呼和掌声中一刀切下那花了二十万专门订制的蛋糕。

免责申明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